<dd id="gcnjz"><strong id="gcnjz"></strong></dd><var id="gcnjz"></var>
  • <track id="gcnjz"><table id="gcnjz"></table></track><output id="gcnjz"><sup id="gcnjz"></sup></output>
    <td id="gcnjz"></td> <dd id="gcnjz"><menuitem id="gcnjz"><acronym id="gcnjz"></acronym></menuitem></dd>
    <output id="gcnjz"></output>
      <dl id="gcnjz"><button id="gcnjz"></button></dl>

      1. 【網絡媒體國防行】扎根海島,聆聽新時代守島人以島為家的忠貞誓言!

        2018年09月21日 07:23:00來源:中國臺灣網

          中國臺灣網9月20日蓬萊訊 (記者 尹賽楠)“如果說海島的根是扎在海里,那么戰士們的根則是扎在島上。”9月20日,“走進熱血邊關”網絡媒體國防行采訪團走進北部戰區陸軍某海防旅機步連,在這里,記者感受到的不僅有鐵血軍魂,更多的是這些戍島官兵以島為家的忠貞誓言!

          連隊官兵進行日常訓練。(中國臺灣網 尹賽楠 攝)

          “島是我的家,我聽黨的話,我愛我的家。”這首誕生于半個多世紀前、充滿真摯情感的小詩,被這里的官兵評為“最美海島詩詞”。走進連隊營區,綠樹成蔭,道路寬敞,空氣中彌漫的皆是大海的氣息。“在很多人的眼中,島是美麗的,但就像歌中所唱,‘月有陰晴圓缺,人有旦夕禍福’,海島真正的模樣,也許只有我們這些戍島官兵最有發言權。”聽完馬躍先的話,記者突然有種親切感。

          “我的老家在大連,說起來咱倆還是老鄉。”17歲那年,馬躍先進入軍校學習,畢業之后來到煙臺,那時候,他只有21歲。如今十年過去了,現在的馬躍先已成為北部戰區陸軍某海防旅海防營的教導員。

          “記得剛到部隊的頭一年,氣血方剛,年少輕狂,總想著要體驗更加艱苦的基層生活,正巧當時部隊要負責北隍城島上的陣地執勤任務,自己幾乎想都沒想就毅然地接受了。”馬躍先說,從蓬萊出發到北隍城島大約7個小時的航程,當時海上的風浪很大,所乘的船只是一路搖晃過去的,到了島上,自己幾乎難以站立。而當他環視四周,馬躍先的心中瞬間浮現出四個字——“滿目瘡痍”。

          連隊官兵進行日常訓練。(中國臺灣網 尹賽楠 攝)

          “當時島上的條件非常艱苦,所需的給養基本都是靠過往船只來運送,碰到惡劣的天氣,還會時不時斷糧。”馬躍先回憶,從自己值守的陣地到島上的營區,往返一個來回需要走將近兩個小時的山路,“記得自己口渴難耐的時候,喝的不是水而是米湯,苦澀的咸味中摻雜著淡淡的魚腥,那味道至今仍讓我記憶猶新。”

          戍守海島,并沒有馬躍先想象中的那樣簡單。“曾經有好幾次想過要放棄,希望有機會的話能離開這里”,但北隍城島上的一位老班長讓他最終改變了想法。“我當時只需要在島上執勤15天,而他卻在那里一待就是12年。”馬躍先告訴記者,那位老班長的父親直到臨終時,都沒能見到兒子的最后一面,至于原因,只是因為惡劣的天氣讓回家的船無法靠岸……

          軍人職責大如天,而身為他們的親眷,自然也懂得這樣的道理。“不知你有沒有看過之前熱播的一部電視劇,叫《父母愛情》。妻子登島,與戍守海島的丈夫團圓,這樣的故事也許會讓聽者傷心,聞者落淚,而類似的場面在我們的部隊中卻是再平常不過的家常便飯,每個人身邊都有太多這樣的例子。”馬躍先說,與妻子舉辦婚禮那天,自己曾當著所有親友的面對愛人講了一句話,“做一名嫂子很簡單,但做一名軍嫂卻很難。”從妻子懷孕到現在六個月的時間,馬躍先只陪她做過一次孕檢。“也許自己不是一個好兒子、好丈夫,更不是一個好爸爸,但為了祖國的海防,我更愿意做一個好兵。”

          北部戰區陸軍某海防旅機步連戰士張法通。(中國臺灣網 尹賽楠 攝)

          “海島為家,艱苦為榮,祖國為重,奉獻為本。”這是一代代海防官兵用忠誠和熱血凝練而成的“老海島精神”。不論何時,它都是這片海域上一道最亮麗的風景線,激勵著新一代守島官兵拼搏進取、再立新功。

          來到操練場上,連隊的士兵們正在進行日常的課目展示,在人群中,記者看到了他,一名90后守島“老兵”。

          他叫張法通,今年21歲,是北部戰區陸軍某海防旅機步連的一名普通戰士。別看人家年紀小,卻已經擁有四年的兵齡。“剛才有很多采訪團成員在拍攝你的畫面,有沒有覺得緊張?”聽到記者的問題,張法通笑了笑,“沒有,因為我沒在看你們,目視前方就好。”

          回憶起剛到連隊的生活,張法通告訴記者,開始還是有諸多的不適應,日常訓練比較緊張,想家可能是每天的“必修課”。但很快,張法通就愛上了這里。“戰友們對我都很好,大家親如兄弟,每天都過得很充實。”這時,記者注意到他懷里的那把槍,“它有多重啊?”“7斤多,不算很重。”張法通說,平常訓練時間在八小時,有時候為了提高自己,也會進行加練。

          北部戰區陸軍某海防旅機步連戰士張法通。(中國臺灣網 尹賽楠 攝)

          “休息的時候都會做些什么?”“基本上就是去閱覽室看看書,或者跟戰友們一起打打籃球,偶爾周末放假可以使用手機,也會跟家里視頻,再就是‘吃雞’。”說到這里,張法通嚴肅的表情里流露出了笑容。“每年有幾次探親假?”面對這個問題,記者注意到他臉上的笑容消失了。“我們每年有一次探親假,大約20天,不過這四年里我只回去過一次”,張法通說,每到節假日,都是連隊官兵最忙碌的時候,父母也理解,“舍小家顧大家嘛。”

          “大海真的很神奇,它不但能凈化水源,更能凈化人們的心靈。”張法通說,自己想家的時候,就會在海邊坐坐,朝著家的方向遠眺,“說不定,爸媽也在遠方看著我。”

          從硝煙彌漫的戰場上走出來的第一代海防官兵,面對沒有道路、沒有營房、甚至沒有淡水的自然環境,他們爬高山、攀陡坡,用人抬、用肩扛,一步一步、一磚一瓦,以“人脫一層皮,島披一層鋼”的勁頭建起了海上堡壘、鋼鐵海防。如今,新時代的守島人,正像老前輩那樣,不斷弘揚“老海島精神”,用忠誠熔鑄海島魂,用精武托舉強軍夢,用青春書寫時代新篇章!(完)

        [責任編輯:尹賽楠]

        相關內容

        京ICP備13026587號 京ICP證130248號京公網安備110102003391網絡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0107219號

        關于我們|本網動態|轉載申請|投稿郵箱|聯系我們|版權申明|法律顧問|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86-10-53610172

        云南11选5单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