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d id="gcnjz"><strong id="gcnjz"></strong></dd><var id="gcnjz"></var>
  • <track id="gcnjz"><table id="gcnjz"></table></track><output id="gcnjz"><sup id="gcnjz"></sup></output>
    <td id="gcnjz"></td> <dd id="gcnjz"><menuitem id="gcnjz"><acronym id="gcnjz"></acronym></menuitem></dd>
    <output id="gcnjz"></output>
      <dl id="gcnjz"><button id="gcnjz"></button></dl>

      1. 專家:不能讓“臺獨”繼續蔓延

        2018年09月05日 15:13:00來源:中國臺灣網

          據香港中評社報道,應兩岸和平發展聯合總會的邀請,中國文化大學石佳音教授等一行日前到香港參訪。期間,石佳音教授接受了香港中評社記者的訪問。

          文章內容摘編如下:

          石佳音表示,臺灣的民調和民意可以分為兩部分,第一是對國家的認同,其次是“統獨”傾向。許多人都認為“統獨”傾向代表一切,比如臺灣現在支持統一或者接受統一的人的比例在上漲或者是增加,就認為惠臺措施發生作用,臺灣選民回心轉意,甚至于認為國民黨可以因此重新上臺,使臺灣回向統一。

          其實都誤判了。我們可以設想,一個內心堅定的“臺獨”分子,當他覺得臺灣“獨立”沒有太大勝算的時候,是可以在技術和手段上接受兩岸統一,但是并不心悅誠服。也就是說:現在臺灣的許多民調中,支持統一、預見統一或者認為兩岸終將統一的人數在上漲,但是并不代表臺灣人民內心的“國家認同”在轉變。如果看清楚了這一點就知道,即使藍營能夠贏得選舉,那也是因為現在民進黨無法維持兩岸關系的穩定,而國民黨則被認為擅長處理兩岸關系。民進黨過快、過急的尋求“臺獨”,反而會使得兩岸之間的分裂和分治不穩定,這是使國民黨的民意支持度上升的原因。但是,在“臺灣大多數人內心的認同不改變”的情況下,就算是支持統一的人數增加,或者因此愿意看到他們的領導者承認或者講“九二共識”的人數增加,也不代表臺灣人民真正改變了“國家認同”。在這樣的情況下,就算藍營執政,也不會做真正的“再中國化”。其實國民黨只是“擅長”促進兩岸長期的分裂和分治,因此充其量就是回到2008-2016的口頭接受“九二共識”,實際上做的還是“去中國化”。

          中評社:大陸的終極目標就是追求統一,在您所說的藍綠執政都不利于統一的情況下,大陸需要做什么準備?

          石佳音:大陸對臺有一個很重要工作,就是不能讓“臺獨”的信念繼續蔓延,這一點很重要。

          首先,我們要厘清“法理臺獨”的內涵。有觀點一直認為“法理臺獨”就是臺灣修改“憲法”,或者是改“國號”等。臺灣會有一個明顯的“修憲”和“制憲”動作,確定臺灣真的在法理上“獨立”。但其實這只是“法條臺獨”。“法理臺獨”其實不是“法條臺獨”,實際上“法理臺獨”早就不是這樣的。

          現在臺灣“大法官會議”基本上是民進黨掌握,他們可以完全靠“釋憲”,使臺灣“主權”在法理上僅限于臺澎金馬,而完全不需要更改“憲法”的文字。既然“釋憲權”都掌握在他們手上,為什么還要“修憲”?所以民進黨所謂的“法理臺獨”不是等不到,而已經是現在完成式。既然“法理臺獨”已經完成了,哪里還需要正名“制憲”?所以蔡英文常常講兩岸要維持現狀,這現狀其實就是“臺灣已經獨立”。臺灣現狀是由“臺獨”政黨掌握權,他們認定在法理上臺灣的“主權”僅限于臺澎金馬,在這樣的情況下,維持兩岸的現狀,就是維持“臺灣獨立”的現狀。真正的“法理臺獨”不是條文的改變,而是使“臺獨”在臺灣的社會內部取得法理的正當性,讓大家覺得“臺灣獨立”是理所當然、天經地義,大家都應該擁護;一旦任何人的所作所為和不做不為違反了“法理臺獨”,就要受到懲罰。當然這是違反“中華民國憲法”的,可是在臺灣內部已經沒有任何機制可以糾正它。因此,大陸第一件要做的事就是圍堵“法理臺獨”,在方方面面打擊這種法理確信,讓臺灣已經接受“法理臺獨”的人,開始懷疑“臺獨”是不是天經地義、理所當然,或者開始懷疑“臺獨”是否有出路。舉例說明,臺灣人拿臺胞證入境大陸時,往往不排中國公民的通道,而是去排外國人的通道,但很少有機場工作人員會讓他們去中國公民通道排隊,這就讓一部分臺灣人凸顯和宣告了“我不是中國人”,等于默許破壞兩岸同屬“一中”的法理,這實際上就是臺灣的老百姓在一些具體的行為上,在中國大陸管轄的區域內,向中國大陸宣告“獨立”,而大陸卻沒有回應。

          這只是其中一個例子,大陸其實可以在很多方面去圍堵、刺激、沖撞臺灣這些接受“法理臺獨”的人。例如,在兩岸“一中”(這也是“中華民國憲法”的立場)的前提下,臺灣可以與大陸分享國際空間;但只要臺灣當局背棄憲法的“一中”立場,那么大陸就沒有理由“尊重”臺獨的國際空間。

          中評社:您如何看待大陸“對臺31條”?

          石佳音:兩岸統一不只是在政治上將臺灣納入中國的政治體制(一國兩制),或者是經濟上把臺灣吸納進來,讓臺灣不再能成為一個“獨立”的經濟體,更重要的是讓臺灣在人心上重新認為自己是中國人。必須要讓臺灣人在人心上被感動,要讓他們感覺到他們是中國人,承載著中國文化傳統,而可以追溯到人類最優秀的文明和最合理的價值理念。如果能讓臺灣人認識到這一點,臺灣人才有可能重新回到中國人的自我認同,并且以這樣的理念為榮,這是最好的結果。習近平主席在2014年提出了文化自信,我們還是要從中華優秀的傳統文化入手,讓臺灣人感覺到我們是中國人。如果大陸對中華文化傳統有自豪感與文化自信,很多對臺的措施和做法也會不一樣,效果也會不一樣。現在大陸的惠臺政策,并不是完全無效,但是并不夠,只能夠“反獨”,但是不能夠“促統”。

          中評社:一方面我們要推動優秀的傳統文化,另外一方面臺當局又在“去中國化”,兩者之間形成了一種碰撞的局面,那么我們要如何更好的傳播優秀的中國文化,使之在兩岸統一的路途中發揮更大的作用?

          石佳音:對臺工作也分輕重緩急,輕重之重當然是追求心靈契合,這是最終解決兩岸的分歧,讓兩岸在統一之后能夠長治久安。緩急之急則是圍堵“臺獨”,惠臺和施壓只能發揮一部分作用,還是不夠的。論語中說:“君子喻于義,小人喻于利”,如果只用訴諸于利(威脅利誘)的方式對臺灣,只能在表面上改變逐利的小人。小人在技術上可以接受兩岸的統一,甚至可以偽裝支持統一然后到大陸賺錢,如果是這樣,就算臺灣真的統一了,民心問題還是沒有解決,還會像香港爆發“占中”一樣。如果要真正解決兩岸的統一問題,特別是人心回歸的問題,我認為,大陸在對臺工作上要加強文化自信的建設。

          中評社:有觀點認為,臺灣的青年一代都有“天然獨”的傾向,如何重塑臺灣年輕一代的國家認同和國家觀念?

          石佳音:“天然獨”之所以變成“天然獨”,不是他們對大陸不了解,也不是對大陸進行某種了解之后才決定選擇“獨立”。他們在臺灣成長的過程和氛圍中,學習到的概念就是:中國和臺灣是彼此互不包含的兩個地區,臺灣長大的小孩可以完全不知道中國歷史和自己的祖先來自大陸,更不了解大陸和臺灣之間的恩怨情仇,在他們從小身處的語境中,臺灣和大陸就是兩個地區,甚至是“兩個國家”。到學校之后,臺灣的“國民教育”在方法論和知識論上用了一種站不住腳的史觀,就是臺灣島史,這種史觀“教育”臺灣人不需要去認識一個特定的族群或是社會,只需要認識一個地理區域,就是臺灣島。只要在這個島上出現的,就是臺灣史的一部分;只要離開了臺灣島,就不是臺灣史的一部分。于是,只要認同臺灣島,并且由這個臺灣島去界定臺灣史就可以了。基于這種拼湊、片段、不連續的記憶,去打造一個“臺灣民族”,這就是“天然獨”的基礎。這一系列的敘事雖然不合理,但是講的都是史實,比如鄭成功1661年到臺灣,1683年康熙將臺灣編入版圖,1895年臺灣被割讓給日本,1945年日本戰敗國民政府又接收臺灣等等,這些歷史史實,“臺獨”都沒有否認,但是都用臺灣島史去裁切,把這些史實裁剪成只要在這個島上發生的,就是“我們的歷史”,只要不是這個島上發生的,就不是“我們的歷史”。

          這一套歷史敘事,和臺灣語境中的“臺灣”和“中國”(兩個獨立實體)的定義,在臺灣年輕人的心里,是“客觀的”知識。如果從小學習的語言,和學校教育里學到的知識,都是把臺灣和中國“一邊一國”當成天經地義的客觀知識,那么就很難被改變。即使這些“天然獨”來中國大陸許多次,而且都被隆重接待,大陸也給他們在大陸工作、求學、就業待遇,但他們內心深處“臺獨”的認同還是不會改變,因為那是“客觀的”知識。所以臺灣這些年輕人變成“臺獨”,和大陸強大與否、先進與否、民主自由與否、物質是否豐裕、文化是否進步,都沒有關系。他們在對大陸和臺灣史一無所知的時候,已經接受了臺灣和大陸是“一邊一國”的“客觀知識”。既然是“客觀知識”,就很難被目前的交流活動改變。

          既然“統獨”傾向和國家認同是可以區分的,我們甚至可以想象有一些堅定的“臺獨”分子對中國大陸是有某種好感的,喜歡來中國,喜歡中國大陸的文化,在大陸廣交友,甚至在大陸生活、工作和結婚,可是內心深處還是認同“臺灣國”。這樣,還是無法達到真正的心靈契合。

          中評社:兩岸真正要實現統一,您認為要怎么做?

          石佳音:我剛剛說“天然獨”的性質和島內藍綠板塊的分布,都是實際情況,我們要務實以對。以現在大陸發展的程度,臺灣是無法“獨立”的,但是以大陸現在對臺的做法,可以統一臺灣的政體、經濟,但是人心很難統一,回歸之后還可能出現類似香港“占中”的事件。蔡英文現在只要維持兩岸“獨立”的現狀。“臺獨”最希望的就是兩岸分治的情況長期化、制度化、穩定化,如果這一點做不到,他們也不得不接受被統一的局面,可是他們有長期搞破壞的準備,讓中國不得安寧。因此,在統一之前,大陸就要準備好在統一之后如何去管理一個大部分人都不自認為是中國人的社會,所以在回歸前就必須要去刺激、沖撞“臺獨”的認同。臺灣島史切斷了對中國文化道德價值的繼承,臺灣島變成了一個沒有文化價值和道德信念的地方,唯一的信念就是愛臺灣,很空洞,沒有邏輯思維能力和道德信念,這就是“臺獨”教育出來的。如果在大陸對臺的交流活動中,能夠讓“天然獨”不得不面對他們所受教育的破綻,他們的內心才會被沖撞,進而才會反省。如果兩岸統一了,必須要將教科書全部翻修,回歸正軌。

          總之,我認為,兩岸要走向統一,首先要改變交流形式,然后在統一之后,不能再犯國民黨當年“光復”臺灣之后所犯下的錯誤,沒有“去殖民化”。

          我們必須要知道,臺灣雖然在1945年就脫離了日本的殖民統治,但在最近幾年,當年受到日本皇民化教育的臺灣人(如李登輝)的思想,變成了臺灣的主流。

          現在臺灣是自我“再皇民化”,其皇民化程度比“日據”時代還要普遍而徹底,因為“日據”時代的皇民化是被迫的,而現在是自愿的。

          從臺灣領導人蔡英文,到各地鄉鎮和學校,都在搞皇民化。將來臺灣在統一之后,如要去殖民化,就不能和臺灣現有的政客合作,一定要再甄別、再訓練、再教育,淘汰一批后,再有選擇性的謹慎使用。國民黨在剛到臺灣時,因為要 “反共”,所以打壓了臺灣島內所剩不多的愛國左翼的知識分子,然后選擇和受到日本皇民化教育的親日派士紳合作,所以50年代的“白色恐怖”,槍斃和關押的基本都是左翼的愛國分子,但是重用的卻是那些親日派的士紳。臺灣目前的五大家族中,有四大家族是親日的,原因就是國民黨來臺灣之后不搞去殖民化,以及和親日派士紳合作的結果。

          香港也是一樣,香港學生如果不讀中國歷史,在香港長大的中國人如果可以不知道中國是什么,支持“香港獨立”就會很“合理”,因為腦袋是空的,塞什么都可以接受。所以去殖民化是統一之后必須做的事情。

          中評社:蔡英文執政以來,對島內的“統”派有不少動作,繼新黨被查之后,前幾天“統促黨”亦被查,您怎么看?

          石佳音:事有必至、理有固然。我們在很早之前就感覺到,民進黨只是要奪得政權,并不是真正想要把臺灣改變成一個民主法治的社會,所以民進黨雖然長期聲討國民黨在“白色恐怖”時期搞的特務統治,但我們發現,其他地方進行的轉型正義,一般會去追究每一個在先前不正義的政權中參與干過壞事的人,一個個地去追究和抓捕。

          但是臺灣從李登輝當政以來,沒有一個在“白色恐怖”時期參與政治迫害的人被追究和抓捕,連1980年林義雄家的滅門血案,都沒有積極追查真兇,也沒有追究當時國民黨情治單位為了遮掩真相而制造的煙幕。

          為什么這些特務通通不追究,是因為民進黨根本沒有誠意在臺灣搞轉型正義,只想收編情治單位,然后延續特務統治。只是這些情治單位以前是為國民黨搞特務統治,以后要為“臺獨”的利益搞特務統治。

          我們早有這樣的預期。從王炳忠等人被辦之前,我們就察覺到民進黨已經收編了情治單位,用綠色恐怖建立“臺獨”威權體制。臺灣現在各級法院,藍營的案子的判決大多對藍營不利,綠營的案子大多無罪,就連“太陽花”占領“立法院”的人基本上都無罪。在這種情況下,發生這些事情并不意外。

        [責任編輯:李杰]

        相關內容

        京ICP備13026587號 京ICP證130248號京公網安備110102003391網絡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0107219號

        關于我們|本網動態|轉載申請|聯系我們|版權聲明|法律顧問|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86-10-53610172

        云南11选5单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