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d id="gcnjz"><strong id="gcnjz"></strong></dd><var id="gcnjz"></var>
  • <track id="gcnjz"><table id="gcnjz"></table></track><output id="gcnjz"><sup id="gcnjz"></sup></output>
    <td id="gcnjz"></td> <dd id="gcnjz"><menuitem id="gcnjz"><acronym id="gcnjz"></acronym></menuitem></dd>
    <output id="gcnjz"></output>
      <dl id="gcnjz"><button id="gcnjz"></button></dl>

      1. 港媒:“兩制研究”走進臺灣民間是好現象

        2019年03月04日 10:02:00來源:中國臺灣網

          香港中評社4日發表評論員林淑玲的評論指出,正在召開的“兩會”重申兩制臺灣方案民主協商,大陸全國政協發言人郭衛民2日下午在全國政協十三屆二次會議新聞發布會指出,在堅持“九二共識”基礎上,民主協商形式可以靈活多樣。蔡當局祭出重罰對政黨已產生寒蟬效應,取而代之的是民間社團、學術界的研究、討論,以及相關兩岸民間交流。“兩制研究”走進臺灣民間無論如何都是好事。

          文章內容摘編如下:

          針對新黨主席郁慕明日前表態,新黨愿意率先到大陸進行政治協商,臺灣方面陸委會主委陳明通上月22日親上火線警告如果去大陸參加民主協商會違反兩岸條例,刑責最高五年有期徒刑,勸郁慕明不要以身試法。蔡當局強力打壓“統”派,形成只能擁“獨”,不能促“統”,主要是為了鞏固其主張分離主義的政權,2020選舉前,蔡英文支持度愈低,連任危機愈大,蔡當局打壓統一論述力道也會愈大。

          不過,蔡當局擋得住政黨、特定政治人物,卻擋不住學界、社團、民間組團的百家爭鳴。臺灣是多元社會,民進黨當局以坐牢、判刑來恐嚇政黨、政治人物不得到大陸參與兩制臺灣方案的政治協商,卻無法禁止民眾表達思想、討論臺灣的未來。“獨”派可以發言主張“臺灣國”,進行各種造勢,“統”派何以不能討論“一國兩制”,進行宣傳?如果蔡當局只壓抑一方,莫非又要出現了新的政治犯?

          “兩制”臺灣討論統一后如何爭取到更有利條件?可以是政治制度的研討,也可以是學術研究。對相關議題,臺灣現在主要有三類主張,一是民進黨版本,認為討論“兩制”臺灣方案是投降心態,堅決不同意;二是部分學者認為,討論統一后的架構與路徑圖,不切實際,置“中華民國”于何地;三是部份“統”派與學界人士認為,既然是可能發生的事,不如未雨綢繆,端出對臺灣最有利的版本。

          蔡英文執政后兩岸冰封,國民黨怕被戴“紅帽子”也不敢多所著墨兩岸關系或國共關系,以致從2016年5月迄今,大陸所發布的對臺政策,一律都是單向發布,從臺胞大陸居住證到最近再度放寬臺生到大陸申請大學的標準,最近就有若干學者憂心,臺灣若不主動談,掌握時機,隨著兩岸實力對比愈來愈懸殊,臺灣民心愈來愈浮動,愈難爭取到好條件。實際上,就把兩制臺灣方案對比大陸過去發布的重要對臺政策,當臺灣完全沒有發言權,或主動放棄發言權時,最后只能照單全收。

          成立已10年的“臺灣一國兩制研究協會”3月2日在臺中召開會員大會與座談會,有200多人出席。這個組織過去并不被重視,在今年1月習近平提到兩制臺灣民主協商后,才被發現臺灣還有一群人在研究“一國兩制”。

          學界、政界討論兩岸未來、臺灣終局,在90年代李登輝執政時期曾蔚為風潮,當時討論最多的是“聯邦制”與“邦聯制”,常有學者公開在媒體打筆仗,甚為精彩。回顧當時的兩岸氛圍,雖仍是敵我分明互不接觸,也甚少民間交流;臺灣學界、媒體討論的空間反而很大,不會有人因為主張兩岸“聯邦制”與“邦聯制”而被扣上“賣臺”的大帽子。“中華民國憲法”的“一中”架構沒變,兩岸現在每年有數百萬人飛來飛去,臺灣有4成出口到大陸,民進黨當局塑造的社會氛圍卻呈現只要討論統一就是投降的肅殺氣氛。今昔對照!令人感嘆!

        [責任編輯:李杰]

        相關內容

        京ICP備13026587號 京ICP證130248號京公網安備110102003391網絡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0107219號

        關于我們|本網動態|轉載申請|聯系我們|版權聲明|法律顧問|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86-10-53610172

        云南11选5单双